相关文章

大沥突围——一个关于珠三角产业积极转型的思考_广东新闻_新闻...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bxg2018.cn/

  “发展成本上升是珠三角地区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。”广东省省长黄华华的话,道出了珠三角的集体焦虑。

  此文在《南方》月刊(2007年第13期)刊登后,在社会各界引起了广泛关注。在佛山市大沥镇,因为一个多月前,全国最大的铝型材制造商亚洲铝业从大沥连根拔起,迁移到几十公里之外的肇庆,便使其“上下弥漫着焦躁的气息”。一位资深业内人士不无担忧,“行业巨头”亚洲铝业的搬迁,会否成为产业整体转移的前兆?  面对土地价格上扬、工资成本增加、电力紧缺、环保门槛提高等一系列因素,大沥镇的企业正经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。其实,在珠三角甚至广东省,这是一个同样的考题。它一方面考验着我们的“政绩智慧”,一方面在考验我们的“经济智慧”。本报今日予以全文转载,以期共同关注这一工业中期化所带给我们的“新命题”,并从中获得有益的启示。    佛山市大沥镇上下弥漫着焦躁的气息。一个多月前,全国最大的铝型材制造商亚洲铝业从大沥连根拔起,迁移到几十公里之外的肇庆。亚洲铝业在肇庆的生产基地,将年产铝材30万吨、铝板带40万吨,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铝业项目。  亚洲铝业的连根拔起,让当地政府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。2006年,大沥铝材工业总产值达187亿元,占全镇工业总产值的52%以上。而亚洲铝业未来的年产量可达200亿元。  大沥铝材新一轮的扩张已经开始。  “粗略估算,50%的铝材企业在外面有生产基地,另外整体外迁的占铝材企业总数10%左右的比例。”早在几年前,大沥镇经济发展办公室副主任邝剑恒便开始关注企业的扩张。  广东省社科院科研处处长丁力教授在调研中发现,当前大沥出现的产业转移并非纯粹的优胜劣汰。一些优质企业在离开,而在市场夹缝中求生存的小企业却按兵不动。一位资深业内人士不无担忧,“行业巨头”亚洲铝业的搬迁,会否成为产业整体转移的前兆?  “产业空心化”的危险信号

  126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大沥,创造出约年452亿元的GDP。这里有着全国最大的铝材产业集群,聚集着94家铝型材企业,年产量85万吨,占全国总量的35%,号称“中国铝材第一镇”、“中国有色金属名镇”。  2000年以来,一股投资扩产的热潮在大沥铝材产业集群悄然蔓延。土地需求以几倍的速度在增长。大沥镇镇委委员、副镇长高海涛指着一幅卫星地图,无奈地说:“大沥几乎没有可以开发的土地了。”  外迁成了企业的必然选择。南海区铝材行业协会秘书长苏天杰告诉记者,亚洲铝业在大沥的生产基地只有两三百亩,而它在肇庆圈了一万亩地,生产能力以几倍的速度在增长,由此奠定全球三大铝业集团之一的霸主地位。  企业转移的步伐不可阻挡。珠三角生产成本的上升,已经让企业连呼“难以承受”。大同金威铝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范炎威是大沥铝材成长史的见证者。他回忆道,10多年前,土地租金是几毛钱/平方米,现在已经涨到3~10块钱/平方米。以前工业用地差不多几万元/亩能买到,现在起拍价就高达22万元/亩。  劳动力价格也在一路看涨。范炎威算了一笔帐,5年前,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是600~700元/月左右,现在已经提高到1600元/月。即便如此,招工难的问题日渐凸显。今年春节过后,有30%的工人没有回来上班。珠三角普遍存在的电荒,也让企业有些措手不及。平均每星期有两三天实行错峰用电。范炎威叹着气告诉记者,如果自己发电,每月要多支出4万元的电费。  土地价格上扬、工资成本增加、电力紧缺、环保门槛提高等一系列因素,使得大沥企业正在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。“在以大沥为中心的一小时经济圈内,肇庆、清远等地至少有数十家铝型材企业已经建成,有的正在兴建新的厂房,设计生产能力都非常大。”一位铝材企业的老板说。  “去年,亚洲铝业搬走了大部分生产车间,留在大沥的产量和份额在慢慢缩小,最后有可能将总部搬走。”亚洲铝业的迁移路线图,让邝剑恒很担忧。更重要的是,亚洲铝业的连根拔起,有可能给整个行业带来“蝴蝶效应”。  “产业空心化”的危险正在逼近大沥。  “强三优二”的艰难抉择

  大沥镇站在了产业转型的十字路口。  “目前,大沥的GDP和财政税收每年以超过10%的速度增长,至少在10年内能保持这个速度。”然而高海涛并不乐观,“按照既有轨迹,大沥未来的发展空间会越来越窄。”  事实上,在未来的产业布局上,大沥上下曾经存在激烈的争论。相当一部分人认为:大沥工业的发展空间会越来越小,未来的发展方向是第三产业。理由在于,2006年大沥完成税收总额24亿元,其中房地产纳税6.37亿元,而94家铝材企业纳税仅2.34亿元。  处于广佛都市圈“黄金走廊”的大沥,此时正面临着城市化的蔓延。按照大沥的战略构想,未来南海的城市中心区将会向其延伸。邝剑恒告诉记者,万科、碧桂园、合生创展等房地产开发商纷纷抢滩大沥,土地甚至卖出了980万/亩的天价。与此同时,房地产的纳税周期一般是三五年。这使得大沥每年的财政税收都在猛增。  “第三产业和都市型经济正呈逐年上升的势头,加之考虑到大沥本身就是著名的商贸集散地,坐拥包括“巴黎春天”等佛山几大商贸项目,拥有建材、小商品、摩托车等30多个商贸市场,这些都让我们下决心把商贸业定为主要产业。”大沥镇党委书记陈有相认为。  “优二进三”?“强三优二”?“退二进三”?大沥一直在艰难抉择。丁力在《大沥产业发展规划》调研报告中指出:“大沥处于工业化中期,不抓产业的升级换代就会丧失发展优势。”  尽管铝材直接税收并不高,但是它对上下游产业链的辐射力是无可替代的。大沥有色金属业以铝型材行业为龙头,形成了以大沥镇为中心的产业集群。目前共有1000多家有色金属加工及相关的企业,年产值超过300亿元。更重要的是,没有制造业的支撑,第三产业的发展如同无源之水。  在大沥“十一五”规划中,“强三优二”成为产业结构调整的现实选择。位于大沥镇中部的桂和路,正好将大沥镇对半分成东西两块。东部以专业市场和房地产为主,而西部则以有色金属产业为主。  产业整合考验政府智慧

  产业资源的整合,成为考验政府智慧的一道难题。  表面上看,大沥土地资源严重缺乏,实际上是土地资源利用效率不高。丁力在调研中发现,占大沥工业产值1/2的铝材产业,占用工业用地仅2714亩。如果以2010年大沥铝材200万吨产能计算,新增产能也只需用地1300亩左右。  在记者手上,有一份关于《2004年大沥工业产值的行业分布》的表格:大沥居然横跨19个行业,其中最小的行业只有几千万年产值。原有的粗放型增长模式,导致行业布点留下小、散、差的原始痕迹。目前,大沥已经彻底淘汰了废旧塑料2000多家,接下来要取缔的是碎布加工行业、废旧棉花企业。  目前,大沥急需将利用效率较低的土地集中开发。丁力认为,大沥可以与周边地区共同建立一两家大沥产业转移园区,将10%的低端产业或企业向外转移,到2010年完成20%~30%的工业用地置换,用于建立工业园区,开发铝材等主导产业,确保大沥土地利用效率翻一番。  事实上,大沥镇政府在几年前也曾尝试建工业园区,整合铝材产业,但是很多企业按兵不动。大同金威铝业是总投资7000万元、年产1万吨的铝材企业。范炎威算了一笔账,熔铸炉、氧化池等生产设备,一经搬迁必须另起炉灶,这项损失在一两千万元左右。“政府应从长远考虑产业发展。在引导企业入园时,可否考虑提供必要的优惠政策。”丁力表示。  今年6月,“大沥有色金属产业园”的挂牌,则意味着大沥将整合镇内外各方资源,力促有色金属产业集群的整体升级。目前,中国最大的电解铝生产商中国铝业已经进驻大沥。中铝项目的引进,对于整个行业的改造升级意义重大。将铝棒直接销售给铝材企业,可以缩短原材料供应环节,降低产业集群内整体生产成本。”业内人士表示。

寻找创新出口  产业整合只是第一步。最让大沥镇政府头疼的是,铝材行业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。  “一吨原铝锭的价格是2万元,在生产线上经过熔铸、挤压成为铝材后,出厂价格是2.3万多元。再除去2000多元的辅助材料,铝材厂的利润不到1000元。”广东华昌铝厂有限公司企划部经理武卫社的话,道出了整个铝材行业“大进大出”的困窘。  武卫社见证了10年来铝材行业的鼎盛和衰败。他告诉记者,10年前,是铝材行业的黄金时期,其利润率一度高达30%~40%。时至今日,激烈的市场竞争和能源价格的不断攀升,使整个行业的利润日趋微薄,利润率滑入到5%的谷底,有的中小企业甚至只能拿到3%左右。  高海涛表示,大沥铝材处于“微笑曲线”的底端,产业链里利润高的创新和销售环节不在大沥。一方面,建筑铝材的技术相对成熟,其产品差异性不大:另一方面,80%的大沥铝材是建筑铝材,是生产铝合金门窗的原材料,在市场营销环节难以增值。  建筑铝材的创新空间有限,产业链的单一性才是大沥铝材的致命伤。高海涛说,在市场驱动下,产业链开始向下游的终端产品延伸。去年,华昌铝厂延伸产业链条,试验性地投资建设铝合金门窗的生产车间。“铝合金门窗的利润率能达到10%,是铝材的两倍。”武卫社说。  与此同时,铝材产业正在谋求产品的升级换代,从建筑铝材为主向高附加值的工业铝材(如散热器、汽车零部件等)、装饰铝材、铝质家具等延伸。5年前,范炎威在“国际铝业研讨会”上意外得知:中国70%的铝材应用在建筑方面,只有30%应用于工业。而日本恰好相反。让他吃惊的是,同样一吨铝锭制造出来的产品,工业铝材比建筑铝材高出二三十倍。  目前,工业铝材等占据大沥铝材20%的份额。“由于周边汽车、摩托车等产业的发展,工业铝材的市场前景看好。”高海涛认为。  工业铝材的技术含量相对较高。然而大沥70%以上的铝材企业是中小企业,缺乏研发能力。“企业要有长远眼光,否则难以创新。日本政府往往会挑选一些扶持产业,为企业制定中长期规划,改变企业不关注未来的想法,使其确定三五年内的目标。”丁力建议,这一做法值得大沥镇政府借鉴。  

  ■专家解读  政绩观影响产业转型  ■广东省社科院科研处处长、博士丁力  佛山市大沥镇所面临的困惑,其实是珠三角的共同话题。  在经济转型时期,产业结构调整涉及广东的发展后劲,不可小视。与此同时,产业转型是个痛苦的过程,就比如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汽车,突然急转弯必然会带来减速。产业转型必然会付出短期收益较慢的代价。  政绩观是根指挥棒。在产业结构调整中,不同的政绩观考虑的重点是不同的。我在珠三角调研时发现,急功近利的政绩观非常普遍,一些地方政府对GDP的追捧,比我想象中还要严峻。以下倾向值得重视:一是有的地方政府存在可怕的短视现象,不想走工业化升级换代的道路。他们通过退二进三,片面发展第三产业。  他们考虑的是多引进几个全球500强零售商,多建几个五星级酒店,多吸引一些房地产开发商,让GDP、财政收入迅速上升。他们忘记了第三产业,特别是生产性服务的需求,是来自当地的制造业。如果第二产业不发达,第三产业的发展如同空中楼阁。  二是对那些在工业化初期做出重要贡献的支柱产业,因为不符合排污节能的要求,被当地政府急于赶走。  事实上,支柱产业集中反映了当地经济发展的优势,其中包括资源优势、技术优势与市场优势,这需要长时间的积累。不能因为它能耗大、污染重,影响了政府考核指标的实现,就简单地对其进行否定,更不能认为一地的支柱产业可以通过招商引资很快建立起来。  三是自主创新的道路漫长而艰苦。急功近利的当地政府,对民营企业创新不感兴趣,认为通过招商引资实现产业结构调整更为轻松。实现自主创新,只能在发展内源型经济的基础上,通过适度招商引资实现。当然,这样做需要时间,需要等待,需要我们各级领导的长远眼光,需要我们真正落实科学发展观。  政绩观的指挥棒影响地方官员的执政能力。急功近利的政绩观不变,就无法实现产业成功转型。